“铁大人,怎么办?要去看看么?”

  旁人小心询问一句,铁温则皱着想了下,周围此刻也都没有出声,几息之后铁温还是下定决心道。

  “我们密会的事情不能走漏出去,不知道对方是否知道我们在这商讨,更吃不准在这种荒宅摆宴的是人是鬼……”

  这么喃喃着,原本打算直接撤走的铁温忽然想到一件事情,转头看向江通。

  “原本这中湖道卫家有一本无字天书,在卫氏覆灭庄园荒废之后,就彻底失去了天书的踪迹对吧?”

  “确实如此,不过如今这世道妖魔鬼怪显现,又有仙人展露神通,可能已经被他们取走了,而且卫家覆灭之事早有传言,说是当年赐书的仙人见卫家堕落而大怒,所以降下灾劫,应该是被收走了。”

  铁温点点头,但眼睛却眯了起来。

  “可是,万一这天书根本没有被取走呢,万一还在卫氏庄园呢?这夜宴之事也着实蹊跷……”

  身为密探的使命是取得一切对大贞有利的成果,策反呼应只是其中之一。

  当然,铁温也不会盲目冒险,再三权衡之下,知道此刻不能拖延的铁温从怀中摸索一下,最后摸出了一个锦囊,他认为值得用掉一个。

  “这是?”

  江通有些好奇,而铁温也不瞒着他。

  “此锦囊乃是青松仙长所赐,内有三张签帖,分为吉、中、凶,一共有三个,本来穿越战线的时候该用掉一个,但我等行事小心又运气不错,省了一个,此刻正好来算一算。”

  说着,铁温运起功力,用尖锐的指甲在自己左手食指上点了一下,指尖顿时渗出一滴血来,他以左手写字,在锦囊正面写上了一个“启”字。

  也是这边的铁温正在写字的时候,另一边,杨柳上的计缘也早已经收起千斗壶,一手拿书一手持笔,正在翻开的书页上写着什么,眼神余光扫向一众大贞密探所在之处,嘴角微微一笑,隔空对着那个方向写了几个字。

  “借此机会让他们散去倒也合适,虽然仓促,却天合完满。”

  另一边,刷~的一阵微弱光芒闪过,锦囊上原本打结的红线自动散开。

  这会铁温深吸一口气,小心的以两指伸到锦囊内部,从中取出一张折叠的纸,然后慢慢展开,纸面上竟然正有两排文字缓缓浮现。

  之前借锦囊问吉凶至多只有几个字,或者干脆只有一个字,这会的反常状况当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,铁温也下意识将文字读了出来。

  “春来晴夜洒星辉,宝光映处送清风……”

  两排字显现过后就消失了,但这签帖上却并无吉凶预示。

  呼……呼……

  外头这时候正有阵阵清风吹拂,在这不冷不热的夜晚让人倍感舒适。

  “这,并无吉凶啊,可刚刚那字面的意思……难道无字天书真的还在卫家?”

  “确实啊!”“太好了,说不定我等能得到那无字天书!”

  “不错,如此合该我大贞大兴!”

  边上几个下属也各自都有言语。

  “我曾经听说,但凡宝物都有灵性,能自行则主,或许那夜宴就是天书化出来提醒我们的。”

  这想法虽然有些离谱,但至少听着顺耳,而且锦囊都启了,不去看看岂不是浪费了。

  “去看看再说。”

  大家都是大贞公门中的高手,身上又有各天师仙长所赐的符咒等事物,做了万全准备进的祖越腹地,哪怕对付一般的邪魅也够了,若是遇上特别厉害的,这会肯定也早暴露了。

  十几人展开轻功,快速穿越卫氏庄园的荒地,悄悄向着后院深处接近,因为这庄园实在太大,也过了一小会才到达目的地。

  远方已经能隐约看到那边夜宴的灯火,而因为身上符咒的作用,到了近处的屋顶和院外,里头的狐狸们还没察觉到外头有异样,正热热闹闹吃喝呢。

  计缘不在,金甲也离开了,蹲在一把椅子上的大黑狗,就成了这场宴会上狐狸们竞相讨好的主角了,一只只狐狸都来敬酒。

  “来来来,狗兄,请满饮此杯!”

  胡里又亲自斟酒,将之举到大黑狗面前,边上的狐狸连连起哄。

  “对对对,狗爷请喝,狗爷请喝!”

  边上狐狸跳来跳去,一条大黑狗眼睛都眯了起来,好似极为人性化的在笑,凑到酒杯前,用两只狗爪捧着酒杯,在用舌头舔了两下后用力一吸。

  “滋滋滋溜……”

  酒水顺着舌头倒流而上,直接入了狗嘴中。

  “咕咕咕……呜呜汪……”

  “喝了喝了,狗爷海量!”

  “哈哈哈哈,狗爷真是厉害!”

  狐狸们手舞足蹈,更有化为女性的狐狸抓着一块肉送到黑狗嘴边,后者直接吞了咀嚼,又再次喝下一杯酒,显得极为享受和惬意。

  这一幕被外头偷看的铁温和另一个大贞高手所看到,两人眼中瞳孔收缩,身上更是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。

  里头哪里是什么天书祥瑞,简直就是妖魔洞窟,任谁看到有人有狐有狗一起夜宴欢饮,都不会认为是什么好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烂柯棋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之妖孽人生黄金战士只为原作者真费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费事并收藏烂柯棋缘最新章节